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第七十五回:硬碰硬

时间:2020-03-13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第七十五回:硬碰硬

索尔兹回头一看,惊诧地瞪大了双眼:“罗什大哥,你……”

“索尔兹,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罗什微微闭上了双眼,长吁了一口气。

“不!我绝不投降!”索尔兹一把甩开罗什,后退了几步,看着罗什,似乎不认识对方了,喃喃道:“我是国王陛下亲自册封的子爵,是他亲手用剑按着我的肩膀,问我是否愿意效忠于他。我捂着胸口对他发出誓言,永远不会背叛。”

“索尔兹!”罗什低喝。

“看在你两次救过我的份上,我不阻止你,人各有志。但看在我五次救过你的份上,请你放我走。”索尔兹也低喝道。

“你走?你怎么走!”罗什厉声问。

“那是我的事,我会领着我的人,向断水城的方向冲。直到倒下!”索尔兹右手一举,四百余名断水城的战士沉默着,哗啦啦拥到了他的身边。

“列锥形阵,随我突击!”索尔兹转过身去,举拳高呼。

“咻!”一声锐响,一枝利箭射中了索尔兹。

近距离射出的重箭威力惊人,一箭便射透了索尔兹的胸膛。

索尔兹蹒跚着转过头来,看着十来步外,手持强弓,面无表情的罗什,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咕噜声,大口大口地吐出血来。

“城主大人!”

“城主大人!”

断水城的战士们哭喊着扑向轰然倒地的索尔兹,但他们都没有反抗。

“罗什城主果然是英雄豪杰,您的诚意,我会如实转告世子殿下的。”西曼上校啪啪啪地鼓掌,掌声在四周的一片死寂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既然已决心要投入世子麾下,我自然不能允许有任何对世子和云中军不利的事情发生。”罗什的声音冷酷而肃杀。

……

“什么!下四城全部陷落!除断水城主索尔兹殉国外,其他人都投降了云中军!”勃斯大惊。

“是的,我们找到了一个在月崖城外被迫投敌,后来在混乱中逃出的断水城的士兵,是他告诉我们这一切的。”风尘仆仆的斥候大声报告。

“现在,两万云中军,加三千叛军,已经离这里只有三十里地了。”斥候补充道。

众人沉默了。

勃斯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两千来名背着奇怪武器,一脸不安,一看就都是战场初哥的薇山军,苦笑着摇了摇头,对高歌说道:“高歌城主,我看我们还是撤回城里固守吧!”

两千名刚洗脚上岸的农民军,加五座城共一千多名精锐,去和两万三千人的大军在无遮无拦的大平原上对抗,用脚趾头都想得出会是什么结果。

“绝对不行!”高歌斩钉截铁道:“我们九连城都是小城,这样的小城,阻拦不擅攻城的蛮人还行,但要抗衡像云中军这样拥有重型攻城器械的中原军队,却是万万坚持不了多久的,只会是作茧自缚,被各个击破。下四城就是最好的例子。”

“只要守住几天,也许情况就会有变呢?”桃源洞城城主伯内尔劝道。

“不可能会有援军的,鹰使说得很明白了,长城防线自身难保。云中军的军神,坎伯兰元帅率领的三万云中军精锐正在围攻雁回关。”高歌看了一眼伯内尔,说道。

“那你就破罐子破摔,想野战拼命?你这是以卵击石!”双岛城城主布罗克的话有些尖酸刻薄。

“我既然要迎战,自然有一定的把握。”高歌面沉如水。

“可别指望我们上四城跟着你去送死!我们不奉陪!”急性子的插云城城主韦恩嚷嚷着就要领着部属离去。

“我并没奢望你们能冲在最前面。”高歌的脸色有些冷,“你们只需要躲在我们薇山军的后面,等敌军溃退了,跟着我们一起上前追杀。韦恩城主,追着敌人屁股打杀,你总不怕吧?”

“你……”向来以武勇自夸的韦恩气得脸都抽抽起来,却偏偏发作不出来,脸都憋紫了。

“高歌城主,我从军三十年,我可以很负地告诉你,如果硬碰硬,薇山军将会全军覆没。”激流城的勃斯城主沉声道。

“那是我们薇山城自己选择的,一切后果由我们自己来承担。我刚才并非讥讽,你们只需要列队于我军身后即可。如果战事不利,你们可以自由撤退。”高歌直视着勃斯的眼睛。

勃斯脸上的神情变幻数次,最后却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嘉西娅。

“父亲大人,高歌城主既然都已经这样说了,如果我们还不敢继续东进,恐怕也不配被称为军人了!”嘉西娅的声音清脆而有力,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在风中如火般飘扬。

上四城的四位城主互相对视着,无奈地重重点了点头。

……

五城联军经过一个小时的急行军,及时赶到了预想中的理想阵地。

这里,右边是水势浩荡的无定河,左边是凶险莫测的断水沼泽。

断水沼泽方圆百里,是稀树草原上无数湿地和沼泽中最大的一个,它是一个已经退化的古老湖泊,每年的雨季,它会重新成为一个与无定河相通的浅水湖,而到了旱季,它则会变成一片沼泽,可以吞噬一切大型生物的死亡禁区。

无定河和断水沼泽之间,有一条长约十里,宽约七、八百米的通道,虽然地面并不十分坚实,却足以行人走马。

断水城,就是扼守这条要道东端的军事城堡。

从这里可以看到,地平线上,有浓浓的烟柱直上云霄,那是被攻破后的断水城在燃烧。

列阵横截这条七、八百米的通道,右接无定河,左达断水沼泽,这样,敌军虽众,也无法左右包抄,只能正面决战,这就是高歌的计划。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地平线上出现密密的旌旗,那是云中军的旗帜,敌军已步步逼近。

两千名薇山军集结成一个密集的方阵,他们年轻的脸上,写满了不安和慌张,毕竟,他们仅仅只经过了一个月的军事训练。

跟随薇山军而来的,还有圣女银月,以及全部六名圣侍女,她们从头到脚裹以白色的长袍,只露出两只眼睛。

银月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身边的高歌。

“不!要想获得持久的,真正的勇气,不能完全依靠外力,更主要的是通过他们自己的心。”高歌轻声阻止了银月。

接着,高歌纵身跳上密集阵前早就放好的一架大车,用坚定的目光扫视着眼前这二千多张年轻而局促不安的脸。

他的目光似乎也具有了银月那样的能力,只要被他扫视到的战士,全都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脸上的不安也减轻了几分。

“战士们!”高歌开口呼喊着,举起了右拳。

虽然没有扩音器,但紧密聚集成一团的薇山军每一个战士都听到了城主的呼唤,人人浑身一振,高高抬起头,望向他们的领袖。

“战士,是一个神圣的字眼,今天,我要用这个神圣的字眼来称呼你们!昨天,你们还是农夫、木匠、石工、马夫,但今天,你们都是战士!”高歌的声音铿锵起来。

“作为战士,你们今天站在这里,是为什么而战?是的,你们是为我而战,为薇山城而战!但你们,更是在为你们的父母而战,为你们的子女而战,为你们自己,而战!”

“我们的面前,是两万多名云中国的精锐,还有三千无耻的叛军!而我们,却只有两千人!”高歌的声音低沉起来,却更加有力了。

“可我们已无路可退,我们的身后,就是薇山城!城外的荞麦已经成熟了!它们是你们,还有你们家人几个月心血的结晶,是未来一年活命的指望。你们都是经过困苦的,你们知道这些麦子意味着什么。”

“而城里,是我们的父母,是我们的妻儿,他们陪伴着我们走过那么困苦的日子,刚刚盼来希望。”

“但如果我们在这里战败,敌人会无情地抢走我们千辛万苦种植的粮食,烧毁我们精心建设的城市,毁掉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妻儿赖以活命的一切,就像他们在下四城干的一样。”

“所以,请相信你们自己,相信手中曾让你们那么震惊过的武器,想信我,你们的城主。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击败要抢走我们一切的敌人,哪怕他有两万!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一步都不后退,因为,天下之大,已无后退的地方,我们的身后,就是值得我们用生命守护的一切!”高歌大声疾呼。

“圣母,将永远和你们在一起!薇山城,万胜!”银月的呼喊声紧随着高歌!

“万胜!”一人呼!

“万胜!”十人呼!

“万胜!”百人呼!

“万胜!万胜!万胜!”两千人振臂高呼,同声怒吼,声震云霄。

在这怒吼声中,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激奋,那是一种被悲愤、希望、仇恨交织而激发出的一种同仇敌忾的情绪。

在军官们的吆喝和指挥下,两千多名薇山军迅速向两翼展开,呈前后两排列阵,刚好排满这宽七、八百米的通道。

他们的动作矫健而坚决,不再有初上战场的怯意和生涩。

薇山援军到来后,常备军一连和二连化整为零,每名战士都成为了至少指挥十人的班长,两个连变成了两个团,海德森和汉斯佳这两名连长也一跃成了团长。

不过,常备军中依然有五十名战士被集中了起来,由卓拉纳马亲自指挥,守护在高歌身边。

远处,云中军的旌旗已清晰可见,如林的刀枪,鲜明的衣甲,蚁群般的士兵,已经出现在了目视范围内,随风传来云中军的三眼军号凄厉的声音,气氛越来越肃杀!

就在这时,严阵以待的薇山军队列后面一箭之遥的上四城的军阵却忽然骚动起来。

“敌袭!全阵转向!”慌乱的喊声从上四城的军阵方向传来。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专家
引起风湿骨痛的原因
幼儿便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