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二十面骰子第十七章枢纽堡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二十面骰子 第十七章 枢纽堡4

篝火在墙上投下一个摇曳的影子,把西格尔吓了一跳。他仔细看了看,发现那只不过是他自己的投影。‘紧张什么,影子而已!’西格尔咒骂一句,调整心情,放松呼吸,把感官集中到周围的环境上。他悄悄靠近那个小包裹,越来越近。

正在这时,头顶上又开始轰隆作响,通道里还伴随着“不要~~~救命呀~~~”的叫喊。食人妖被吵醒,打了个喷嚏,用手抠抠鼻子,眼睛正在慢慢张开。

西格尔孤注一掷,赶快捡起包裹,返身朝回跑。他踢倒了地上的瓶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这让他的心跳速率瞬间飙高,脚下不由得又加快了几分。食人妖抬起头来,差一点就看到消失在转角的西格尔。这时一个被捆绑的男人从通道里滑下来,扑通一声摔在地上。他用力挣扎,地上的瓶子乱滚乱晃,发出巨大的噪音。

两只食人妖都坐了起来,用丑陋而巨大的眼睛盯着掉下来的人,然后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被捆着的男人吓坏了,全身止不住的发抖,屎尿横流。

“说吧,你干了什么好事?”一个食人妖开始使用通用语,虽然仍旧掺杂了浓重的鼻音和磨牙声,但西格尔总算能听懂了。

“我……我偷了老爷夫人的银饰,拿去换钱,被抓住。”那人用颤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

“这故事不好听,咱们吃了他吧”,一个食人妖说道。

“别着急,让我仔细问问,他一定不止犯了这么一点事情。”另一个转过头去,恶狠狠的说道:“你就干了这么点坏事?这故事还不够塞牙缝的啊!”

“我……我还……”那人手脚都不能动,在地上像一只蚯蚓似的扭曲。食人妖将一只大脚踩了上去,那人立刻没法挣扎了。“说出你的故事!”食人妖喊道。在死亡的恐惧下,被捆着的人开始胡言乱语。

“当然不止这点故事,当然不止……”那人说:“我想想……我是夫人的马夫,但是整天干活不专心,总是手忙脚乱的出错……”

“出点错算什么?这故事不好听!”

“没……啊,有有有,当然有好听的。我出错的原因是对夫人有想法,我对她有很多非分的想法,而且!不仅有想法,还下手了。”那人开始编造故事。

两只食人这才饶有兴致的坐了下来,手里端着巨大的酒杯,仰头喝下一口满是泡沫的麦酒,开始听他的讲述。

故事越编越离谱,那个马夫在故事中简直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大坏蛋。他强暴了对他有恩情的夫人,当面杀了她全家,挟持人质对抗镇子的守卫,然后又屠戮了人质一家。

“那你是怎么被抓住的?”食人妖好奇地问。

“当……当然是被人偷袭!”讲故事的家伙赶紧补上这个漏洞。“是被夫人从背后偷袭,那个贱人打了我的头一下。你看看,我这里还有伤口。”

果然,马夫的脑袋上有一大片地方没有头发,不过那不是伤口,而是癞痢。

“真是一段可歌可泣的冒险故事啊!”两个食人妖说道:“要不把他加入我们吧,我喜欢这样的恶棍!”

“好的,好的!我要加入你们!”那个人大声喊道:“我非常愿意成为你们的同伴!”

“那我去带着他,进行入伙仪式,你收拾一下袋子里的鸡,然后一起来吃早餐。”另一个食人妖挤挤眼睛,站起身来,他全身的肉都随着颤抖。他一边笑一边说:“今天好歹可以换换口味了。”

说完,它扛着那个被捆起来的家伙,在他“谢谢两位大哥,我要加入你们”的叫喊声中,离开了这个房间。

西格尔目睹这一切,他紧张得不得了。‘快走吧,你这个笨蛋,你救不了他。’他对自己说道,这没什么可看的,你不是食人妖的对手。在他拿出轻弩的时候,他还这样想。当他把弯刀也抽出来的时候,却改变了心思。

‘我要试试!’

他偷偷看着房间内的食人妖,现在情势正好。那个巨大的类人怪物正背对着西格尔,挡在篝火前面。他正发出哼哼的怪声,用巨大的手指从鸡身上拔毛。食人妖完全不知道他后面有个隐藏的杀手。

西格尔端起了弩弓,然后想了想,发现短短的弩矢很可能射不透食人妖的厚皮。他放下弩弓,双手握着弯刀,朝食人妖背后走去。

那怪物并没有发觉,这对西格尔是个好消息。他瞄准那怪物左侧后背心脏的方向――西格尔猜测这怪物的心脏应该在那个位置,然后用力劈了下去。

没想到这一下居然砍到了骨头上,弯刀被弹开,只是在食人妖背后划了一道口子,让它流下了黄褐色的血液。食人妖大吼一声极端低温事件将减少。这种情况几乎可以确定。大多数陆地区域的热浪持续时UC优视首席运营官朱顺炎指出: 2012年UC九游平台取得了快速的成长间、发生频率和强度很可能将增加。全球许多地区的强降水事件发生频率或强降水占总雨量的比例可能增加。热带气旋的最大平均风速将可能增加。热带气旋的数量可能减少或基本保持不变。未来极端事件对水利、农业和粮食安全、林业、健康及旅游业等高影响行业,扭头看到了偷袭他的敌人。他愤怒地叫嚷着,准备站起身来好好打一架。

西格尔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他也没有惊慌失措。‘一刀不行就再来一下!’他再次举起弯刀,这次狠狠的朝食人妖的腰间砍去。

避开了肩胛和肋骨,刀锋顺利的划破了食人妖的皮肤,直深入内脏。即使对于皮糙肉厚生命坚韧的食人妖来说,这下也难以承受。它架起手肘,用力朝后挥动,意图把背后的小贼打飞。

西格尔只觉得恶风扑面,一个矮身低头躲了过去。他顺势做出翻滚来躲避,这段日子勤学苦练的精灵战舞发挥了作用。西格尔行云流水一般踏出了正确的步伐,仍旧保持在食人妖身后,抓住机会朝怪物的脚腕又砍了一刀。

这一下没能砍断他的右脚,不过也令食人妖行动变得不平衡。怪物努力站了起来,以完好的那只腿为轴,努力转过身来。它双手握拳,使足了力气,准备给偷袭者致命一击。

可西格尔也没停下脚步,他如同一片落叶,随着食人妖带起的风行动,轻飘飘的保持在敌人背后。他顺势又在大腿、膝盖和后背上给食人妖来了几刀。食人妖大怒,忽左忽右的转身,可西格尔总是能保持在那怪物身后。几十刀砍下去,即便恢复力再强,食人妖也难以招架,力气越来越小。

眼看战斗就能分出胜负来自河南的小焦夫妻2002年就来北京打工了,食人妖却不再转身了,而是猛地冲向墙壁,一下子趴在上面。西格尔只一瞬间就明白了它的目的――只要贴着墙壁转身,那就无论如何不可能继续躲藏在背后了。他想到这点,迅速后退,从地上捡起了轻弩。

食人妖喉咙里发出咯咯的笑声,背贴墙壁,得意的转过身来。他知道自己只要休息一段时间,身上的伤口都是可以恢复的。而且只要抓住了那个小贼,生吃活吞了他,即可以治疗伤势,也可解心头之恨!

他终于看到了偷袭者,一个健壮的年轻人类。然后只觉得亮光一闪,眼窝传来了钻心的剧痛,一只眼睛被弩矢直接射瞎。

哇啊啊啊啊!食人妖大喊,也不去管流血的伤口,张牙舞爪,愤怒地冲了上来。西格尔来不及重新上弦,只能端起弩弓假装瞄准。他大喊着:“再瞎一只眼睛!”食人妖信以为真,抬手遮住了唯一一只完好的眼,盲目的向前冲来。

西格尔把弩弓往食人妖头上一扔,从地上蜷身翻滚,顺势拾起弯刀,又给食人妖的胯下来了一刀。食人妖已经不管不顾,只想着把西格尔掐死。他完全无视身上的伤势和疼痛,仗着自己早晚能够恢复的本领乱打乱踢,一副拼命的样子。

西格尔知道自己若是比耐力,定会死于食人妖之手。他目前都已感到全身疲惫,但是那怪物却还有的是力气。只要再过一会儿,西格尔很可能无法再保持精灵舞步。人类的身板儿在铁锤一样的拳头下经不住几次攻击。

又随着转了两圈,食人妖已经习惯了小贼在背后的不断偷袭,却没想到西格尔忽然转到了正面。由于食人妖总是向后拳打脚踢,身前则一点防护都没有,空门大开。乌贼抓住这难得的机会,狠狠在怪物的脖子上划了一刀。这一下割断了怪物的血管和气管。

食人妖一把抱住了西格尔,用双臂紧紧勒住男孩的身子,将他拖离地面。西格尔手中的武器掉在地上,全身的骨头被压得咯咯作响,肺里的空气也几乎都被挤了出来。从食人妖脖子伤口流下来的血浇在西格尔的脸上,更呛得他不能呼吸。

强大的生命力令食人妖仍然可以缓慢活动,这个怪物还张开巨大的满是恶臭的嘴巴,准备吞噬血肉来疗伤。只是它的脖子受到重伤,脑袋几乎掉下来一半,自然也没法低头咬人。西格尔闻着足以把人熏死的恶臭,用力挣扎。

‘还有什么我可以用的办法?’西格尔已经觉得双眼发黑,气都喘不过来了。求生的欲望支持着他的身体,而顽固的灵魂挤压着所有隐藏起来的力量。

这时,一个小小的光球从西格尔脑门上飘了起来,像是一个小小蜡烛的火苗。这个光球一直漂浮到食人妖完好的眼前,然后猛地爆炸开来。

食人妖仅剩的眼球被炸得稀烂,冲击力令它的脑袋猛向后仰,把脖子的伤口彻底撕开。食人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一命呜呼。

西格尔全身疲惫极了,他好不容易才从食人妖的怀抱中站起来。为了防止这种怪物通过再生能力重新活过来,他找回弯刀,用力把食人妖的头割了下来,然后扔在了篝火里。曾听比尔爵士说过,只要把头砍下来然后丢在火里烧掉,食人妖就不会复活。

火焰察觉到了这个邪恶的生物,立刻散发能量来净化它。火苗忽的一下蹿得很高,几秒钟就把食人妖的头颅烧成灰烬。倒在地上的怪物躯体也这些数据是让你更加快捷了解站情况的有利数据很快干瘪,变得如同朽木一般,也被西格尔扔到火里烧掉。

他大口喘着粗气,把差点被压扁的身子重新吹起来。想到自己的战绩,他心中有点得意,不是什么人能够在刚踏上冒险者道路的时候就能撂倒食人妖。年轻人喘息了一会儿,然后用绳索在地上做了一个绊索陷阱。他找回所有的武器,发现弩弓已经被食人妖踩碎而不能使用,也只有无奈的笑笑,赶忙向洞穴深处走去。

济南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合肥阴道炎
成都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