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邪御天娇 4138 与惜夕重聚

时间:2020-03-30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邪御天娇 4138 与惜夕重聚

惜夕哭成了泪人,把这些年的委屈与不甘,忐忑与惶恐,焦虑与不安,全部向叶楚哭诉出来。

叶楚自然也没有怪过她,自己与她之间,或许真是有某些渊源,与宿劫。她当初选择向自己拔剑,这也算是斩断了他们之间,并不好的那些羁绊。

起码如今惜夕看上去,已经恢复正常了,她体内的阴性大魔仙血脉,也没有控制住她,更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性,她还是自己那个楚楚可人的小师妹,自己一直关心的小师妹。

可怜的惜夕这么大一个人了,这么强大的修仙高手,最终在叶楚的怀里哭得睡着了。

“哎,都不容易呀。”

看着怀中哭的眼睛都肿了,脸上全是泪痕的惜夕,叶楚也颇为无奈,好在现在一切正常。

红柳从里屋出来了,见惜夕竟然哭的睡着了,也是有些诧异,轻声说:“你小子当真不是好人呀,到底惹了多少情债呀,连你自己小师妹都哭成这样了。”

“我与她的事情,一言难尽呀。”

叶楚也有些无奈,将惜夕抱进自己房间,给她盖好毯子出来了。

“过来泡泡吧……”

红柳早就裹着浴袍,半躺在温泉池中了,叶楚也躺了过来,二人之间早就不用言语来说明了。

“你这回闭关收获怎么样?”

红柳扫了扫叶楚的情况:“好像这修为,还是没有提升太多呀,你是压制住了吗,还是藏进了血肉之中?”

“恩,暂时还压制着,那龙脉中还有一些五行之力,我还需要一些时间。”叶楚说。

“那你要抓紧了呀,起码要先将自己进入魔仙之境,这南风圣城的争夺与暗战是越来越汹涌了,你若是再不出面的话,恐怕这城主之位就不保了。”红柳和叶楚说了说,现在南风圣城的形势。

这几十年间,南风圣城的总人口,或许没有太多的增加大概也就多了十亿八亿的。

可是出入这南风圣城中的高手却是越来越多了,尤其是各大仙城,神城也纷纷派出了专门的驻南风圣城的办事人员情报人员,这些人员的实力都十分强大。

现在这些实力也暗下分成了几个派系,一来是有官方的支持,来自各大仙城与神城,比圣城的级别要高很多;二来他们又带许多高手,还有一些顶级的法宝,实力自然是不可小视。

南风圣城再怎么强,却也只是一座圣城,这座城池的规模还有等级并没有改变,并没有因为南伤拍卖会,就升级成了神城与仙城。

在等级上还是受这些势力的压制,所以城主府也无权干涉那些古城势力的扩张,现在南风圣城中的许多势力,都转投了这些势力的阵营。

圣城中的修仙秩序也是大不如前了,也是因为这些势力参与其中,来到这里驻扎,经常发生一些冲突斗法什么的,实在是太平常了。

“看来这些家伙,总算是忍不住要出手了……”

叶楚也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南风圣城这么大一块肥肉,他们不可能不下嘴的。

只是各大仙城与神城,距离南风圣城很遥远,若是大规模传送的话,要付出比较大的代价,再者其它各城也会效仿所以之前大家都有顾虑,都没有派出重兵过来。

现在则不一样了,有人带了头的话,马上各大神城仙城马上就跟进,派兵进驻南风圣城。

城主府实力虽说很不错,而且在这里也经营上千年了,但是顶级高手却还是缺乏了一些,加上之前宏七又出了事情这几十年间,他这个新任城主又没有再出现,自然就引得这些家伙蠢蠢欲动了。

“恩,你若是步入魔仙之境的话,实力必然暴涨,到时候城主府也会立于不败之地。”红柳往身上浇了浇温水,身形在泉水中曼妙多姿,也不怕将叶楚给勾得流鼻血。

叶楚也没有想那方面去:“只能是再辛苦姐姐你几年了我还需要几年,炼化完所有的龙脉中的五行之力,然后突破魔仙之劫……”

“这个需要你自己看着办了,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凡是讲究水到渠成,切莫着急。”

红柳说:“圣城现在处境是有些不好,不过有些利益只要牺牲一些的话,这些家伙也不会步步紧逼,自然也可以多拖一些年月。”

“恩,用不了多久的。”

叶楚信心在握,本来想去看看自己儿子和儿媳妇他们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先算了吧。

惜夕,叶楚也没有带走她,而是让她就在这里先住着,等自己闭关出来之后再做打算吧。

……

地下世界,龙脉区。

叶楚再一次出现在这里,一头扎进了一条龙脉中。

“开。”

叶楚大喝一声,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型的黑色漩涡,龙脉中一股混沌的气流,立即顺着这个漩涡疯狂的涌入。

叶楚继续他的闭关。

而此时,在仙狱的某处仙岛上。

一大清早的,仙岛上便响起了一阵袅袅之音,有人在仙岛的亭子里,弹奏着美妙的古琴乐。

年轻女子一身仙裙,翩翩飞舞,琴声清扬绵玉,听上去格外的爽耳。

不远处,一个高贵的女子,走了过来。

“母亲,您出关了……”年轻女子眼中一亮,立即将古琴收了起来,小跑了过去。

女子对她说:“你不好好修炼,天天玩琴做什么……”

“母亲,弹琴陶治情操嘛,这不是您和我说的嘛……”年轻女子向母亲撒娇。

而这位母亲,不是别人,正是白衣大掌教,林嫡大掌教才刚刚出关而已。

女子正是她和叶楚的女儿,只不过姓林,叫林袅儿。

“罢了……”

林嫡和女儿坐在亭子里,林袅儿赶紧取出了一些点心,还有美酒,给母亲享用。

林嫡颇为欣慰,对林袅儿说:“母亲闭关的这两年,你修炼怎么样?”

“我还好呀……”

林袅儿有些小心虚,其实她是没怎么修炼的。

“我来看看。”

林嫡右手一搭,搭在女儿的手腕上,林嫡便挑了挑眉头“臭丫头,这两年,你是不是到处乱跑?”

“怎么修为一点长进也没有……”林嫡有些无语。

林袅儿解释说:“母亲哪有这么快的长进呀,这才两年呀,更何况我也不敢闭关呀,不是还得时不时的看着您的情况嘛”

“你还有理了……”

林嫡很无奈:“母亲和你说过,你可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儿,这仙狱也不是什么善地,你若是没有强大的修为,在这个地方可是寸步难行的……”

“尤其你还是一个女子,年轻漂亮的女子,更是艰难……”

林袅儿有些小郁闷:“母亲这样的话,您从小就教导孩儿了,孩儿当然明白了。”

“我这两年也没出去乱跑,这个地方这么多强者,我也不敢乱跑呀。”

林袅儿神色有些黯淡说:“若是让人知道了,我是您的女儿,那,那就不好了……”

“你……”

林嫡楞了楞,心头没来由得一沉:“罢了,是母亲对不起你……”

“母亲,我,我真的不能去见见我的父亲吗?”林袅儿不止一次问这个问题了。

提到林袅儿的父亲,林嫡的眉头也挑了起来,那个家伙恐怕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和他会有个女儿。

现在就去找他的话,到底要怎么和他说,难道和他说,七十年前,自己被他睡了几天几夜,然后怀上了他的女儿。

后来自己还强行将女儿生了下来,现在又带着女儿去找他?

身为仙狱的白衣大掌教,林嫡这样的话是绝对说不出口的,而且她很明白,只要带着女儿出现在叶楚面前,骨肉之间的感应,几乎会让他立即明白,林袅儿是他的女儿。

而林袅儿也一眼就能认出来,叶楚就是她父亲,这是她所不愿的。

“母亲,我知道您可能有苦衷,不想让我知道父亲是谁……”

林袅儿挽着林嫡的手轻声说:“母亲,您就告诉我,我父亲到底是谁吧,我也想像其它的孩子那样,和她们一样也有父亲……”

“好了……”

林嫡冷哼道:“我早就和你说过了说过无数遍了,你父亲早就死了……”

“这茫茫修仙路,没有人可以幸免,只是早晚的事情……”

林嫡还是不想告诉她:“你收拾一下东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

林袅儿心情不好:“我就不去了吧母亲,我就在家里呆着了……”

“让你去就去,你这孩子现在还学会赖事了是吧……”林嫡白了她一眼。

“母亲……”

“让你去就去,等会儿你堂舅就会来接我们。”

林嫡没有再说什么,也不容林袅儿反抗,转身进了内殿了。

看着母亲颇为愤怒的样子,林袅儿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难道我父亲真是一个负心汉?或者是什么大恶人?母亲才不耻于提他的名字?”

“就算他已经死了,可能也过了这么多年了,难道母亲还不能释怀吗?”

林袅儿之所以想见父亲,并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多么的想父亲,从母亲怀她开始,父亲就没有出现过。

她只是觉得有些好奇,自己的父亲会是长的什么样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并不是说她要跟着父亲去生活。

一天后,林嫡的堂弟,那个白衣青年来到了这里。

“哟,袅儿两年不见了呀,又长的更漂亮了呀,以后和你母亲一样,肯定是个大祸水,你母亲的仙狱第一美人的称号,以后要传给你了。”

白衣青年,林枫也笑了,关于林袅儿和林嫡的关系,他也是前些年才刚刚知道的。

“堂舅,我问你个事儿呀……”

林袅儿又把他拉到了角落里,还没开口,林枫便苦笑着说:“你快别问我了吧,我真的不知道呀,要是知道了你舅我这张嘴,肯定也兜不住事儿,早就告诉你了呀。”

“可是,你总,总归知道些线索吧。”林袅儿很郁闷。

林枫沉声道:“我说袅儿,你母亲把你从小就带在身边,对你照顾得无微不至。”

“而且你五十岁以前,我都不知道你们的这关系,要不是你长的越来越像你母亲了,你母亲见瞒不住了,才和我说你是她女儿,我压根都不知道这事儿。”

林枫说:“你父亲的事情,你就别再打听了,这要是传到仙狱别人的耳中去了,你母亲的清誉可就都毁了,到时候要成为全仙狱的笑话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

林袅儿说“我这不就是问问你嘛,别人我又不可能去说这事儿的,而且这仙狱中我根本就不认识几个人……”

“你就和我说说,我知道,我在我母亲的肚子里怀了有十年了……”

林袅儿对他说:“你就想想,大概七十年前,我母亲那时候去了哪里……”

“不就可以想到一些什么事情吗?”她说。

“七十年前?”

林枫想了想,脑海中立即就出现了南风圣城,七十年前那个时候,他应该和林嫡在南风圣城附近。

那段时间,确实是在南风圣城停留了一段时间。

现在想想,那时候本来还有任务的,可是突然林嫡就决定返回仙狱的仙岛了。

而且自打那以后,那十年间,她都极少露面,现在想来的话,应该是怀了十年的胎了。

“亲爱的堂舅,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林袅儿见他一副沉思之相。

似乎是想起什么来了。

林枫楞了楞后说:“没,没有,我和你母亲也很少见面的呀,平时若不是有公事很少见面的。”

“几年也不一定能见上一面的……”林枫不想说。

“不对,你在说谎!”

林袅儿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林枫的左眼没来由得闪了两下。

“我没说谎,我和你母亲本来就见得少嘛,你看这两年若不是这回你母亲叫我,我也不会来呀。”林枫说,“你舅我干的可是苦差事,身为仙使要到处跑的,哪像你母亲身居高位,在家里呆着,用掌教令就可以掌控全局了,我哪知道你母亲七十年前见了谁呀,不可能的事情。”

“堂舅,你就接着编吧。”

林袅儿哼哼道:“你说谎的时候,左眼会闪两下,过了三息,右眼会再闪一下……”

“有,有吗?”林枫有些无语,“我还有这毛病?”

“当然有……”

林袅儿手一翻,手上多了一面镜子。

“你这是做什么?”林枫不明白。

“你把刚刚的话,对着镜子说一遍,你就知道你有没有撒谎了……”林袅儿说。

林枫说:“开玩笑,我是那种说谎的人吗,你也太小瞧了你舅我了……”

他立即拿过镜子开始说,结果令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自己左眼真的先闪了两下,然后过了三息之后,右眼又闪了一下。

“哼哼,你看看你,还想说谎吧。”

林袅儿笑了,传音林枫说:“堂舅你就告诉我吧,我真的快憋疯了,我想知道我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他真的伤害了我母亲的话,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要替我母亲讨回公道。”

林袅儿传音林枫:“如果是他抛弃的我们母女,我一定让他后悔……”

“袅儿呀,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了,你现在都这么大了,还有必要去追究这些事情吗?”

林枫也有些无奈:“而且我真不知道你父亲是谁,七十年前,我和你母亲确实是出去过一回,当时去的是南风圣城到了那里之后,呆了几天就回来了。”

“你母亲应该是在那时候,怀上你的。”他传音林袅儿。

林袅儿当然也听说过那个古城:“是,那个南伤拍卖会的南风圣城吗?”

“恩,正是那座古城。”

林枫传音于她,眼神瞟了瞟那边,林嫡还没有出来,可能是在准备东西。

“当时我和你母亲在那里呆了一些天,本来还有一个小任务没完成的,后来你母亲不知道怎么了,就说要回来……”“回来后就住进仙岛了,那十年间,我也只是见过她两三回……”

“小任务?”林袅儿问,“什么小任务?”

“是狱主大人吩咐的,是找一个叫叶楚的小子,但是我们并没有找到他。”林枫说。

“叶楚?”

林袅儿呢喃了几遍这个名字,她从来没听母亲说起过,林枫大概解释了一下,这个叶楚的来头。

“哦,那母亲为什么会不找他呢,那不是狱主大人吩咐的吗?”

林袅儿心中一亮:“她怀上我的事情,会不会与这个叶楚有关系?我不会是她和叶楚的女儿吧?”

“呃……”

林枫险些吐血:“不应该吧,叶楚那时候不知道去哪里了,根本就没有在南风圣城出现过,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不是他?”

林袅儿又问:“就算不是他,那肯定也与他有关系,要不然不会这么巧合吧,我母亲之前又没有什么恋人的。”

“这个,好像确实是没有。”

林枫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仙女一般的林嫡,会突然生了孩子,这件事情他也一直很困惑。

要知道林嫡一直是心高气傲的那种人,身为仙狱第一美人,追求她的不世强者多如牛毛。

若是她想找个高手嫁人的话,早就嫁人,也不会等到现在这把年纪。

“堂舅,咱们这回去哪儿呀?”林袅儿又问他。

“去神光神城。”

林枫对她说:“这个神光神城呀,就是管辖南风圣城的那座神城,若是到时候你想知道的话,也许可以通过那里去南风圣城。”

“这么好?”

林袅儿眼中放光:“那好,咱们说定了,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帮我,我要去南风圣城看一看,那里的繁华盛世。”

“到时候你一定要小心,别让你母亲发现了,不然我都会被她打死了……”

“放心吧,舅,我不会出卖你的。”

……

三天后,神光神城,西郊的一座雪山脚下。

林嫡来到了山脚下,林枫和林袅儿都在她的乾坤世界中呆着,现在只有她一人来到这里。

“老城主,晚辈林嫡前来拜访前辈……”

林嫡在山下,取出了自己的掌教令,催动了仙狱的掌教气息。

过了一会儿后,雪山上,降下了一团神光,在她面前化作一个气团。

“多谢前辈。”

林嫡缓缓踏上气团,气团载着她缓缓上升,一会儿后,便到了山顶,前面出现了一片雪白的仙殿。

气团载着她飞了过去,落在了一座仙殿的院子里,院子里有一片繁茂的藕塘,中间有一座莲形的亭子。

“请坐。”

亭子里,一个白发老者坐在那里,脸上戴着大半边面具,看不清楚他的脸。

“神光前辈,林嫡打扰了。”林嫡袅袅落座,与这老者十分恭敬。

这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仙路上大名鼎鼎的老城主,仙路上被称为老城主的人众多,但是唯独一提老城主,大家便知道他的大名的,却只有一人,神光十八世。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叫神光十八世。

只知道,他的名字叫神光,与神光神城一样的名字,就叫做神光。

神光十八世大手一挥,桌上出现了一大桌的美食还有美酒,林嫡连忙道歉。

“不知道林大掌教,此趟前来,所为何事?”神光十八世问她。

“前辈折煞晚辈了,在您面前,我可不是什么大掌教……”

林嫡淡淡的笑了笑,右手一翻,取出了一块小小的玉牌递到了神光十八世的面前。

“哦?这是狱主的手玉吧?”神光十八世瞄了一眼便认了出来。

“不错,这是狱主要我亲自交给您的,请您查看。”林嫡不敢怠慢,这是仙狱狱主吩咐她做好的事情。

要不然,她也不想来这神光神城,因为这里离南风圣城太近了,只要一座传送阵就可以过去了。

她不想去南风圣城,生怕会遇到叶楚,到时候她不知道要如何自处,是不是还得去杀了那混蛋,偏偏自己还杀不了他。

神光十八世接过小玉牌,这种手玉是一种极为少见的传音神玉,还可以传出影像来,十分珍贵。

而且自带烙印封印外人是看不到里面的内容的,只能看一遍,便会自动销毁,绝对的保密。

赣州治疗牛皮癣医院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王昆明乌鲁木齐男科医院

苏州市男科医院地址
过敏性鼻炎怎样治疗
鼻窦炎症状起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