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行情

女鬼修真记 第二十八章、救人成功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女鬼修真记 第二十八章、救人成功

要怎么样才能把这几个人救出来呢?

苏荃快愁死了。别的不说,头一项难题就是这只巨蚌的等阶,她居然看不出来。当然这中间很有可能是因为她现在没有了灵力支持的缘故,导致无法断定对方的境界。但也有可能是这只巨蚌的境界太高,导致她看不出来。因为她的灵力虽然没有了,可是常识却还是在的。在中元妖物大录中,从未记载过这般大的巨蚌,而且还是会施放驱灵阵的巨蚌。这到底是个什么妖物?她连它的来历都摸不清楚,怎么去攻击?

若是她现在身有灵力的话,管它什么妖物,一招火影术她自信可以搞定一切。可现在却偏偏她的灵力不见了,哪怕把凝火丹含进嘴中也不见丝毫反应。没有了灵力支持,对方又是这么大一个巨蚌,她要怎么对付它?

她想不出办法来,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办法。

可突然间,就听到一个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怕它干什么?震天雷,你可还有?”

雪卿?

苏荃气得都想哭出来了:“你个死孩子,你到底去哪儿了?”

一长段时间的沉默,气得苏荃都想挠人时,雪卿的声音这才响了起来。不过有些闷闷的,似乎不大痛快:“我还以为你不需要我了呢!”

“滚!满意了吗?”居然和她闹别扭,真是气死一个了:“当初是你先闭关的好吧。谁先不管谁的?”

“那你为什么把我交给净尘?”一声怒吼,吼得苏荃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气得牙根直痒:“还说呢。要不是你搅和,我早结丹成功了。还至于后来被人宰了都不知道死在谁手上的吗?”

雪卿也怒了:“我搅和?我哪里搅和你结丹了?你好好的在灵兽袋里呆着闭关,结果一出来发现换主人了。你特么的不想要我了直接说,干什么把我扔给别人?”

简直想死了!苏荃只好把当初她六次结丹不成,中间就有这货搅和了两次的事情说了。雪卿原是不知这事的,为此气了好多年。现在终于知道了,倒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它不说,苏荃也不说。直到那巨蚌的壳似乎要开始缩了,才赶紧道:“这些事以后再掰扯。你先告诉我。怎么救他们?”

雪卿冷哼:“就是拿震天雷进去轰它。保管一下就碎了。”

“开玩笑?那四个怎么办?”本来就受了伤,再那么近距离的让轰天雷一震,哪里还有命?

雪卿却不管:“你只管听我的便是。我保证他们没事,还能让你得到四个宝贝。”

是那四个卵珠吗?

好在这次出来前。她和临空把该准备的东西都放在外面。其中就有两颗震天雷。照雪卿说的那般,苏荃悄悄游了过去。这巨蚌虽然开始合盖,但是速度却极慢。而且它似乎对她的接近毫无感觉,哪怕她把两颗震天雷都悄悄的放到她的蚌肉上后,亦无所觉。

而就在它合上蚌壳的时候。苏荃的右耳中突然快速闪出了一道火花,直冲那两颗轰天雷而去。结果,不到眨眼的功夫,轰的一声巨响,那只巨蚌被炸得粉身碎骨。然后四个卵珠便从里面嗖的一下飞了出来。苏荃看得清楚,每一颗卵珠里面居然除了那条小鱼外还藏着一个大活人。她先去抓了桓澈的,然后又陆续把其它三个也全抓到了手里。可是……人是救回来了,巨蚌也死了,可是为何她的灵力还回不来?

“雪卿,难不成这个驱灵阵的阵眼不是这只巨蚌吗?”

苏荃看着周围一尘不动的海域。总觉得哪里似乎怪怪的。半天没听见回复,便伸了一只小指进到耳里去挖。她现在知道了,这死小子居然藏在她右边的耳洞里。简直是岂有此理!结果她这么一挖,果然引得雪卿大叫:“好了!告诉你。麻烦。废话了,这么高级的驱灵阵怎么可能会是一只八阶妖兽能弄出来的?”

妈呀!八阶妖兽?

苏荃后怕死了:“一只八阶妖兽……你就直接让我游过去?”这万一要是闭嘴了,她不就直接完蛋了吗?可是不对啊:“八阶妖兽就这点战力?”对她的接近毫无感觉,另带居然让两枚轰天雷就直接炸完了?

雪卿冷哼:“用不用找个元婴修士试试?看看把一颗轰天雷扔它肚子里,会不会直接炸飞?”

嘎?苏荃说不出话来了。雪卿却是有一肚子话要吐槽:“居然怀疑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吗?把我随便扔给别人,你还有理了。要不是我日夜兼程的跑去找你,你特么的早魂飞魄散了。还能再做人呢?做你的鬼去吧。有我一个还不够。居然还又弄了一只冥蝶。你们人类真不是好东西,朝三暮四,乱七八糟……”

巴拉巴拉,吐啊吐。一直到苏荃游到海面上,一路游出驱灵阵的范围后,这才停了下来。为啥?因为临空真君出来了。

“怎么样?情况如何?”身在那个匿灵球内,他只隐约听得到一声爆响,其余的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可现在瞧这丫头轻松的模样,应该是得手了吧?

苏荃应是:“师叔。我们赶紧回去吧。这四个人都伤得不轻,等我把他们弄出来后,好赶快救他们。”

临空看了看这丫头空空的双手,没有细问那四人到底在哪里。二人快速回了中枢岛后,苏荃就直接钻进了自己的屋子里。求爷爷告奶奶的哄了雪卿小祖宗半天后,这家伙才终于吐口了。

方法竟是十分简单,拿火影术一烧一行。苏荃开始还纳闷呢,可是当她亲自上手一试时,果然。她的火影术才碰到这四只卵球的外围,那里面的小鱼就象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一般,把里面的人噗的一下全吐出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吐就吐吧,干什么回去还瑟瑟发抖?

苏荃搞不懂为什么,可雪卿已经不待再理她了。没则,只好赶紧开门,让弟子进来把这四个水淋淋的人搬到了客房之中。临空真君就等在那边,一边让人去通知那两派的弟子,一边查看这四人的伤势。

居然伤得都不轻!尤其是桓澈。这家伙的心脉乱得一塌糊涂,同样的无上丹喂进去,其它三个渐自缓过神来了,可却独有他还在昏迷之中。昊天门的人腿脚很快。可极天门的人却是慢了好几拍才来。

而来的人实在是让苏荃大感意外。因为这个敢如此慢怠掌门儿子的人竟然是姜游!而且,不知何故,这小子的腿竟然似乎受伤了,走起来一跛一跛的。看见她在门口迎接,也没说话。而是爱搭不理的挑挑眼皮。随便胡弄了一个道揖后装模作样地问:“敢问我派两位师叔在哪里?”

苏荃撇嘴,指指身后的房屋:“里面死着呢。”

姜游眼皮耸拉,没精少神。哪怕听了这话也没什么,直接一歪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既然已经死了,我就先歇会儿。”说完还从腰里摸出来了一只酒葫芦,竟然嘴对嘴的当场就喝上了。直到这时,苏荃才发现。这家伙大概是喝多了!整个人都还在飘着的状态里。

看看左右无人,便坐到了他身边,悄悄传音道:“唉,你的腿怎么了?”

“让师祖蹿了一腿踢断了呗。”姜游冷哼。说完还瞪她:“这事说起来都怪你。”

“怪我?”苏荃纳闷了:“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的事?”姜游冷哼:“若不是你那个好姐姐胆大包天,我怎么会被连累?”

她的好姐姐?朱青涟?“她干什么了?”

“干什么?哼!”说起来姜游就气不打一处来:“那死丫头居然半夜去找桓师叔。特么的,那天正好是老子当值。一个没留神被她钻了空子。结果她进去了和桓澈哭闹,搞得颜若那个臭表子大吃飞醋。祖师怪我看守不力,一脚蹿过来,就把老子的腿蹿折了。折了也就罢了,居然还一竿子把才扔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当差。我成这样,不怪你,我怪谁?”

……

苏荃尴尬,这事好象还真怪她!可是不对啊!那两个人发神经。关她毛线事?那个桓澈真是……祸害不浅。

她生气不说话,姜游却是以为这丫头吃醋了。冷笑:“你这是还放不下?得了吧。谁不知道你如今和玄天宗的斩月真人是一对儿。还记着他干什么?更何况那小子也不是个好东西。娶了一个颜若还不够,居然连小姨子也不放过。那个漱玉真人没事干就往天权宫钻。一口一个姐夫,好几次都快挂到他身上了。也没见他推开。”

“这小子几次结婴都没成功,阴阳怪气不说,闹得整个天权宫都不得安生。沐阳真君惹不起他儿子,就天天拿我们撒气。我让踹折了腿,我师父连个屁也不敢放。紫潋真君倒是结婴了呢,照样在他师父面前乖得象只鹌鹑。厚德如今是越发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了。倒是惊雷不知为什么得了沐阳的宠。不过再得宠也没用!紫潋真君如今不搭理他。而且他也是结了四次婴都不成功了。”

“所以说,你走了未必不好。在玄天宗的日子过得不赖吧?有斩月罩着你,谁也不敢打他女人的主意。可极天门的那些女修就没那么幸运了。这些年不知死了多少个了!光天权宫抬出去的袋子就有上百个。更别提天枢峰了!那个秦崧也是怎么结婴都成功不了。最开始几年,他对那个宛若真人好了不少。可后来他结婴失败后,脾气乖戾得真叫个可怕!听说有一次差点没把宛若真人打死。可就算打死也没用,结了三次都不成功。”

“论起来,倒是你们开阳峰的弟子日子最好过了。灵宝真君的修为一直在进步,那十四个里面虽然没有结婴的,可是后期的占了一半以上了。尤其是净尘。结丹大圆满的境界,只差一步就结婴了。要不是你死在外面,他早闭关了。不过你也别急,你的事斩月一早通知他了,这小子知道你没死就安心了。我让赶出来的时候,他正准备结婴呢。说不准这个时候,都已经结婴成功了!”

“所以说,能出来就出来吧。呆在极天门,肯定没个好下场。”

“那你呢?”

“我……我能怎么样?顶着沐阳真君徒孙的名头,我又不会火影重生术,走哪里,不是死路一条呢?”

啊?(未完待续。)

泰州男科医院咋样
剖宫产术后怎么防止腹胀便秘
经期延长有血块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