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绝世剑魔 第四百零六章 冷月寒芒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绝世剑魔 第四百零六章 冷月寒芒

空娄关之中,最大的那座豪宅之中,空娄关守将卓木合,正在大肆饮宴之时,忽然外面的大门整个塌了下来,连带着门旁边的一大片墙壁,也跟着倒了下来。

“什么人!”卓木合知道不好,立即站起身来,其他在这里的军校,也都呼啦一下站起来,有一些人,还冲到了院子里去。

当滚滚的烟尘散去后,就见一个手中提剑的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正是江余!

“为什么要把名字告诉一群要死的人。”江余一步一步走进来,立即就有人直接先丢桌子过来,而后各持兵器冲了过来。

“凌霄……剑破!”江余出手,直接就是凌霄剑意之中的绝招,剑气奔走如狂,如同万千的弩箭席卷大地一样,霎时间,这整座宅子,竟无片瓦是全的。而相应的,在这宅子里喝酒的,除了卓木合和那些被虏来的仆役和女子以外,其他的人,几乎尽数倒地。

几乎长眼睛一样的剑技,让卓木合大惊失色。他自负生平见过的高手无数,可是能将剑技用的如此凶狠,又能如此精准的,眼前的这个人,是唯一的一个。

“碰到硬茬了!”卓木合心下一横,从旁边取下自己的修长弯刀,直扑江余,一起手,便是自己的成名绝技!

“空娄袭风斩!”弯刀轻轻转动的须臾,带起来强劲的烈风,卷动地上的沙砾,瞬息间,烟尘卷的满天都是,原本就不太晴朗的夜空被卓木这样一招之后,彻底黑的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呼啸的风声,遮天蔽日的烟尘。

“小子,敢来空娄关送死,你也就活到今天了!我的这一招,只要出手,必定会有人死!”半空之中,传来卓木合的狂笑声,卓木合俨然是对自己的招式,有着十成十的自信!

身在暴风之中的江余,巍然不动,默默仰起头,看看半空,默然道:“原来你只有这样的本事么?”

“嗯……”卓木合发觉,江余和寻常人似乎不一样。寻常人在他这招面前,表现的都是惊慌失措,或者乱砍乱杀,因为在这一招的覆盖下,人的五感会受到阻碍。

就在卓木合惊讶之余,就见江余手中剑一横,对准空中一点,寒芒冷刺,犀利无匹!一股剑气直破云霄,就听一声惨叫,风暴嘎然而止,烟尘缥缈如雨,从空中纷纷而落,而那些被卷起的石块,也都噼里啪啦,如同冰雹一样落下来了。

“不过尔尔,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真是令人失望。”江余并非是故意羞辱卓木合,因为卓木合中了他一剑,落地就已经气绝了。江余所失望的,仅仅是卓木合弱小的一剑都接不下。江余此番来到这里,一者是为了看一下这边的战况如何,另外一方面,也想在实战之中,寻找一些灵感,一些关于剑的灵感,因为自从在千圣清修洞之中,江余得见了一种新的剑意的开端后,江余就想着,在实战之中,不断的摸索,将那残缺的剑意不全,可卓木合只是一个庸手,根本无法给江余带来丝毫的灵感。

江余与卓木合的剑招,将这豪宅给破坏的断壁残垣,几乎全部毁了的样子。那些家仆和被俘的女子,都已经跑光了。

江余来到空娄关的南门的城楼最上方,打坐休息。空娄关之中,一片寂静。早在江余去找卓木合之前,江余就已经将外围的所有人都给悄悄解决了,这也是为什么卓木合觉得莫名变奇妙的自己这边的人就少了不少,出门的一个都回不来的原因。

江余坐在城楼之上打坐,夜风徐徐,忽然之间,就听得呼啦呼啦的声响,江余纳闷,睁开眼看过去,就见在城楼之下,有一根绳子,就如同晾衣绳一样,只是比晾衣绳要长的多。很空的是,那绳子上,竟然吊着十几具骸骨,那些骸骨看样子都是被火烧过的。看骨骼动作,就知道这些人是被活生生烧死的,死相颇为惨烈。

将江余看了这些,眉头也是一皱。

“那是被卓木合烧死的我教教众。”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说话的,自然是冷十三,江余其实也早就发现他过来了。

卓木合一直在看守鸽房,本来一直无事,可当他看到那满天席卷的沙砾之后,他清楚,卓木合用出了他最为得意的一招。他心说这下糟了。而就在他担心的时候,却发觉卓木合的招式瞬间就没了,而远远的,似乎有一声惨叫,不像是江余的。他这才飞奔过去看个究竟,只看到满地的尸体,他四处寻觅,终于在南门这边找到了江余。

此时此刻,冷十三对江余可以说是一百个佩服和服气,虽然没看到江余是如何杀死卓木合他十分的遗憾,可是能视一城为无物的强者,冷十三没有不服气的理由。他也终于明白,那一声圣主大人,不是白叫的。

江余看看那些骸骨,轻叹一声,道:“把他们掩埋了吧。”

“是!”冷十三飞纵下去,他是一点都不害怕,将那些尸骨一个一个解下来,如同抱着自己的挚友一样,一个一个放在地上。而后在附近寻找僻静无人的山峦,将他们尽数埋了不提。

江余坐在城门之上,等待着,他清楚,雪仙教的人想到这里很快,可是那些普通人,走到这里,怕是要至少两天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两天,自己都在这里守着。

天已经渐渐亮了,而冷十三也忙完回来了,看着他飞上城楼的步伐和身姿,江余一下就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沈希!

“嗯……”江余眉头一皱,想了想,谨慎的问冷十三道:“你师承是哪里的?”

“我?”冷十三一愣,而后道:“我这点本事,还是十星番里学来的。”

“果然……”江余想到这里,问道:“怎么,你以前是十星番的人?怎么加入了雪仙教?“

冷十三听到这样的问话,苦笑了一下,道:“不仅仅我这样,不少以前十星番的弟兄,现在有的都投奔了咱们雪仙教。”

“哦?”江余侧目看过去,冷十三轻轻一叹,道:“当初不过是一腔热血,以为自己可以改变这世界的运命,后来发现不过是为人所使的刀剑而已。”

江余听到这话,道:“那你加入雪仙教,就不怕为人所使了么?”

冷十三爽朗一笑,笑的自然随意,道:“如果天下乌鸦一般黑,也要挑一个稍微白点的不是么,况且,这里很不同。”

“哦……哈。”江余轻笑,想了想,道:“我认识十星番之中的一个人,名叫袁平的,你觉得他如何?”

“袁平?”冷十三听到袁平二字,沉默了一下,有些黯然道:“那是已经死了的人了……”他想了想,还是道:“袁平这个人,论能力,论智谋都是足够的。只是信错了人,否则他也不会死了。其实说实话,如果袁平死了的话,十星番的老家伙们,也不会出走那么多,毕竟许多人,其实只认识袁平,根本不知道番主是何许人。”

江余心说等以后你看到袁平的时候,估计会被吓到吧。江余这般想着,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很快的,约定的雪仙教的人的前头部队已经到了。是五个御守,都是阿纤从其他地方调集来的。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探查江余这边处理的如何,远远的就看到江余和冷十三坐在城楼之上,江余他们是不认识的,可是冷十三他们是认得的,知道已经得手,便都飞了过来。

“见过圣主大人。”五个御守,如同见过圣女一样,对江余行礼,因为阿纤已经吩咐过,圣主大人在教内的地位,比她还要尊贵,他们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得罪。

“阿纤那边处理的如何了?”江余问道。那五个御守,面面相觑,不知道江余说什么。冷十三见此,在旁道:“圣主说的是圣女大人的名讳。”冷十三之前听过一耳朵,知道圣女叫阿纤。

那五个御守闻言,如梦方醒,为首一人,拱手道:“圣女大人让我们给圣主大人带个话,因为多动用了一些人力,所以要比原计划早到差不多半天时间。”

“哦……”江余点点头,心说阿纤还是上了心的,多动用人江余倒是无所谓,他只想快点把这里的事情给处理掉。

“不知道圣主大人,是否有事让我们做。”五个御守问道。江余想了想,道:“还真的有事,嗯……这个城里,应该还有不少财帛,你们几个,还有十三,去清点查抄一番。然后结果报给我知。”

“是!”六个人一同,飞入城中,开始清点卓木合等人留下的财富。其实江余早就在想这个事,只是他要守在这里,而冷十三一个人去清点,江余是觉得不妥的,虽然冷十三出身十星番,是和袁平一样的志士,但财宝动人心,且如果日后雪仙教内部的人,有人对此质疑冷十三的话,那对冷十三自己而言,也不是好事。所以江余才会选择让他们多人一起去。

卓木合所在的空娄关不算大,可是他们搜刮的财物可不少,六个人整整收拾了一整天,才将那堆积如山的财富,整理了一个单子,交到江余手上。

江余接过那单子,仔细查看,别的东西都不打紧,江余竟然发觉这空娄关之内,竟然也有仙谷,而且数目还不小,竟有数千颗之多。

“看不出来,这卓木合的本事还不小。”江余这般说着,心中道这大炎国看起来是要完了,不过是一个守将,就贪墨了这么多的仙谷,还不算那些成堆的财宝,灵石、灵草。

江余看看那单子,而后将那单子交给冷十三,道:“这些东西,等阿纤来了,你交给她,让她来处理这些财宝。”

江余的一番话,那几个御守都互相看看,心说真不愧是雪仙教的高层人物,这么多的财宝,就是他们看着也眼热的很,这所谓的圣主大人,竟似是完全看不入眼的样子。

“圣主大人,还有一件事。”冷十三拱手道。

“哦?讲。”江余允诺道。

冷十三想了想,道:“除了这些财宝以外,我们后面的地牢里,还发现了不少被关押的奴仆,他们该怎么处理?”

江余挠挠头,道:“嗯……先把他们放出来,好吃好喝的先招待着,不过要看好了,也要把事情和他们讲清楚了。愿意去牧云城的,就等着阿纤他们到来后,一道去牧云城,若是不愿意的,给一些钱,遣散就是。”

“是!”六个人领命,立即去办理。

日渐黄昏了,一天又要结束了,而对如今的江余而言,日夜的更替,不再那么漫长,以他的定力心智,一天一夜,也可以当做是眨眼间的事。

江余打坐了许久之后,忽然感觉到附近有灵气波动,立即睁开眼睛,向远处看去。就见远处飞来三个人,为首的是个老头,看修为,至少在沧海境以上,他身后的两个人,像是随从,修为也在灵溪境以上。一路飞驰,正向这边飞来,那随从的服饰上,有大炎国的图腾,江余见此,眉头一皱,心说怎么回事,还没到放鸽子的时间,怎么就有意外的人来了。他仔细一想,心中笃定,心说应该不是鸽子的事,因为如果那样的话,来的人肯定不止三个,三百三千都有可能。

“莫非是有什么意外么?”江余心念移动,御风而起,迎了上去。

那飞来的三个人,正在半空之中御风飞行,忽然就见前面有人拦住,立即停在云中。

“你是什么人,敢阻挡我们的去路?”那老头身后的随从出声喝问道。

江余一笑,道:“在下卓关主麾下,负责在此境界,不知道三位有什么事情,想找我们卓关主。”

那老者身后的随从,听到这话,有点怒不可遏,道:“原来只是个巡逻的,告诉你们,我们是上面派来的,要见你们卓关主,快快闪开!“

江余摇了摇头,道:“上面也让我们加强戒备,防止神武宗的人偷袭,你们若不表明身份来意,我是不可能放你们过去的。”

“嗯……”那老者上一眼,下一眼的端详着江余,看了许久,哈哈一笑,道:“江城主,你什么时候,成了卓关主的麾下了?”

听到这话,江余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鬓角,心说自己来南面,一直都没伪装,因为他知道这边认识自己的人很少。可是么想到,眼前这个老头竟然认识自己。

“什么江城主,你在说什么?”江余矢口否认。

那老者捻须,笑了笑,道:“江城主是贵人,不认识老朽,是应该的。可老朽却有幸看过江城主的画像,昔日也曾在牧云城之中见过江城主,只是江城主你,对老朽不曾有印象罢了。”

江余听到这话,眉头一锁,心说糟了,这家伙多半是真的,自从自己当了城主以后,认识自己的人就非常的多,而自己不认识的,却多了许多。

“怎么,江城主怎么有兴致来这里,莫非……”那老者面色一变,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江余背信弃义,投靠了神武宗的怀抱,从背后杀了过来,如此前后夹击的话,天裂谷就算有再多的法坛,估计也是没用的。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江余微微笑时,冷剑疾刺,直向那个老者。那老者早就防备江余的突击,加上距离很远,江余一击落空,而江余回身一剑,再度扫来,与那老者和两个随从打在一起,江余的剑,狂烈而犀锐,加上百千次生死搏杀积累的经验,远不是面前这三个人可以抵挡。没用几下,那老者的两个随从,已经被江余从半空中给砍落下去。江余剑气如虹,几乎将那老者完全笼罩!

江余的目的很简单,杀人灭口!不管这老者到底是来这里做什么的,也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冷月之下,剑芒闪闪,那老者虽然也是身经百战之人,可在如此的劣势之下,也难免有些慌了手脚,只有招架的本事,没有还手的功夫。打来打去,就听一声利刃刺骨,那老者左胸被江余一剑贯穿。整个人瞬间就从空中跌落,而江余怕他不死,向下疾扑,如同苍鹰搏兔一般,快剑横扫,将那老者的最后一点生机,也抹杀在云中。

待得那老者落下之后,江余从那老者身上的衣服上搜了一圈,找到了一张帛卷,上面写的内容,大概意思是,前方吃紧,从各关口抽调人手。其中空娄关抽调卓木合,还有一百兵卒。其他关塞的抽调名单,也赫然在列。

“看来大战将要来了啊。”江余挠了挠头,他忽然一抬头,看到城楼之上站着六个人,个个都是目瞪口呆,正是那六个御守,他们差不多把江余交代的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仆役们也都说通了,只是暂时关起来。他们发觉江余这边有异常,都过来看,却没料到,竟然看到了一场虽然速度极快,且一边倒的战斗,但就精彩程度而言,绝对可以给满分的。因为这是他们见过的,最厉害不过的剑技表演!只是有许多剑技,他们根本看都看不清楚。

“这就是圣主大人的实力么,好可怕!”六个人的心中,都浮现出这样的想法,心说还好那个被杀的人不是自己,这样狂烈的剑技,他们自问根本是抵挡不住的。六人之中,感触最深,就是冷十三,他心说怪不得卓木合会死,这样凶狠的剑技之下,能讨得活路才是见鬼,招式虽然人人都能用,但如此排列,如此的迅捷,却是前所未见。

“卓木合,你死的不冤了。”冷十三暗暗叹道。

月经过多贫血吃什么好
包头十佳妇科医院
老年人便秘用什么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