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一br她是村子里唯一没有结过婚的女人搭配

时间:2020-05-21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一)
她是村子里唯一没有结过婚的女人,也是村子里唯一坐过牢的女人,村子里的女人们走路都要绕开她,男人们看她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女人顺手就牵住男人耳根,然后不忘记“呸”地一声朝地上狠狠地吐一口痰。
她是我家邻居,她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头发是自然的卷卷,衣服永远是熨烫过的。尽管我妈不太和她说话,但不反对我去她的小院子里玩,家里有了好吃的还让我给她送去。妈妈说:“哎,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
她叫萍。她说自己就是那一叶浮萍,漂着。

(二)
黄浦江的水浑黄如泥,滚动的波浪里藏匿着往事沧桑。
沿着滩上走,风吹乱了头发,吹不开心头的愁,这如此宽广如此浩瀚的江水却流不走一丝丝的悲。萍回望着自己零乱的脚步,只觉得天地之间,自己的微小和无助。
记忆中的父亲是温暖的。喜欢被父亲高高举起,喜欢坐在他的肩头从村东头走到西头。十岁那年,父亲农闲去矿上打工,发生意外,就此扔下娘儿俩孤苦相依。母亲羸弱的身躯却有着青藤般的坚韧,风雨飘摇里,拉扯萍长大,硬是撑起了一个家。
江风吹的有经济运行将逐渐恢复平稳些冷了,不由得环抱着自己,似乎找到一些暖意,可心底却渗出无边际的凉来。多少个夜,母亲在煤油灯下纳鞋底,昏暗的光熏坏了她的眼;多少个凌晨,母亲做好早饭了,然后和男人一样下地铧田,寒霜染白了她的发;多少个烈日下,母亲在地里薅草、割麦子,太阳烤黑了她沟壑交错的脸;母亲也会寂寞会累的吧,现在母亲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这些年的透支体力,使得腰椎间盘突出,稍微劳力一些,便钻心的疼,四十岁的年纪走路竟是弯着腰,那般苍老。医生说手术可以治愈,但有风险。
萍的眼前浮现着母亲憔悴无奈的神情,心微微的疼。念过中学的自己应该可以在上海找到一份工作,让母亲好起来。萍憧憬着,暗自鼓励自己。
生活还得继续。
风还在吹。。。


(三)
南浦区的一个建筑工地上,机器轰鸣,灰尘劈头盖脸的乱飞着。萍提着和好的水泥桶来回,只觉得双腿和毒辣的日头一般沉重,缓缓地挪不开步,熬到晚上,回到工棚里生锈了的铁床上不想动弹。
假如,日子就这么机械地重复着,那么又潮又湿的住处、咯牙的饭菜、手掌磨破的泡这一切都是可以忍受的。萍甚至觉得这一切是踏实而温暖的。只是,那个噩梦却张开了怪戾的爪。
即便是走在一片灰土的笼罩里,萍也是惹眼的。高挑的身材,颤颤的腰肢,一条又粗又长的辫子搭在胸前......萍像一掬清泉漫过寂寞干涸的工地,是工地上男人眼里的一道风景,可于自己却是万劫深渊。
那晚,萍下班了,想出去透透气,半路上一只麻袋突然从头顶罩下来。人性的贪婪丑陋颠覆了良知,萍清水一样的身子遭受蹂躏,大地在疼痛,整个世界黑到谷底,没有一丝光亮的出口。
夜空里寻不到星子的眼睛。

(四)
机动船突突的行驶过江面,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萍瘫软在沙滩上,眼前好似张开了一个黑色巨口,向自己召唤着。只待自己终身一跃,那么,便干净了、解脱了。
江水拍打着,静谧的子夜里,发出哗哗的声响。萍的泪汹涌下来,嘴角却笑了,命运多舛,捉弄我这孤苦之人,这黄浦江的水不也是不清么?不也一样日夜奔流?
好似见了母亲在微笑。
泪水又流下来了,一片冰凉。

(五)
迷离的灯闪烁着,萍娇艳欲滴的嘴唇上衔着一支香烟。袅袅烟雾里萍略施了粉黛的脸看不出表情,她的眼睛里是空洞。
萍又点燃一支烟,打发这寂寞空虚的时光。微微上扬的嘴角流露出揶揄,这就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所在,而身子是本钱。流光溢彩的夜上海,自己是一只昼伏夜出的蝙蝠。黑暗里有一种安全感,男人们寻欢的嘴脸也在黑暗里隐去,没有眉目,就像那个被自己用匕首刺入胸膛的男人一样,黑夜里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想看见。萍只记得那人黏稠的血脏了自己的衣服,当脏衣服和匕首扔进黄浦江的那刻,萍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快感,觉得自己的脏也被这一江水给冲走了。
思绪回到那个建筑工地,萍轻皱了一下眉头,他该死!
萍若无其事的搅泥和灰,平静的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就如同工地永远是灰扑扑的。昨晚屈辱的泪水已然随江水而去,报复的火焰在心里熊熊燃烧,她知道自己这种无声的妥协会让那个流氓放松,会助长他的嚣张。
时光熬了一个月余吧。那晚下班了,萍把自己洗干净了,带着准备好的匕首慢慢的走出工棚,她知道那双邪恶的眼睛会尾随而来......
萍随手打断了弥漫的烟雾,霓虹灯依旧在闪烁。



(六)
僻静的小村庄沸腾了。
人们太需要一件大事能在茶余饭后拿出来评道,尤其是萍卖淫被抓和故意杀人未遂被判15年,这还不算大事吗?人们唾沫横飞地说着大义,说再穷也要留着脸。
母亲的心揪的疼,呆呆的看几只鸡在院子里刨食,萍她爸啊,我怎么向你交代呢,啊?萍她爸啊,我们的那傻孩子啊可怎么办啊?风吹过她花白的头发,寂寂不语。
母亲抬起头,从这个角度看,院子上空的天是蓝色的。。。


共 18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由被害者变成施害者又再次变成受害者的惨剧。读完本文,掩卷痛思——命运悲惨多桀犹比一张无形巨网,追捕着你掉进更深更苦的渊孽。法律也没有发挥人们起初炮制时设想的功效,反倒助纣为虐,惩罚自保自寻公正的烈举,还有那一溜溜不分青红皂白的眼睛,也在滋润着邪恶。那么,我们就不得不为女主人翁的悲惨遭遇而深表同情了。似乎这悲惨的魔影会随机的光顾你、我、他。(编辑:皂角树人)在这里才知悉的”。他尚未想好定居何处
1 楼 文友: 201 -05-12 11: 9:58 读完本文,我们会为文章中主人翁悲惨的境遇心痛,因为她不光是黑暗中的性侵,还有法律的反作用力,更有扭父母和费莹定下第四份协议: 父母的监护权行使完毕曲了人性的眼睛...... 在如画江山演绎生命的起伏跌宕
2 楼 文友: 201 -05-12 11:41:59 文友该是第一次投稿心音吧!编者借此机会代表社长和同仁欢迎你加入文润,助推心音精彩! 在如画江山演绎生命的起伏跌宕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5-12 12:05:00 不是第一次投稿此处,感谢您的精彩按语,问好。
 楼 文友: 201 -05-20 10:4就是是否也存在着有的时候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5: 2 故事内容是看明白了,可作者是以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的角度写的有点模糊。扬州治疗男科医院
奥利司他胶囊有效吗
糖尿病足的早期症状
经络不通吃什么
风湿消肿止痛活血化瘀的药
遂宁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