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极品相师 171 自杀阴谋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极品相师 171 自杀阴谋

唐振东在郝正义的办公室看着郝正义拿过來的这四五十人的档案。

突然。唐振东在这档案中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他很熟悉的人。这个人有diǎn意思。唐振东对他印象深刻。

牛生根。也就是劫机犯阿牛。

飞机上阿牛跟李如玉的那一段。让唐振东现在想起來仍旧忍不住莞尔。

“郝哥。这个人你认识不。”

郝正义看了眼阿牛。“哦。牛生根啊。知道。他是半个月前被送进來的。跟他一起來的还有两个。好像一个叫文威远。还有一个叫什么忘了。就是前段时间生的那起劫机事件中的劫机犯。”

唐振东diǎndiǎn头。

“怎么。兄弟感觉他有问題。这个牛生根好像就是个一根筋的人。虎的很。”

“哦。”唐振东从档案里挑出了文威远和大山的档案。在他们两个照片上看了老半天。“郝哥。我感觉事情恐怕会出在这两个人身上。”

郝正义赶紧抢过唐振东手中的档案。文威远和李东山。“他们能干什么。这监狱四周都是持枪的武警。他们两个人能干什么。”

“呵呵。这就是郝哥你需要想的办法了。我是无能为力了。不过这个文威远郝哥尤其要小心。你看他脸上有道隐忍纹。是个货色。我估计他身上恐怕应该还能有一些值得深挖的案件。”

“郝哥。还有这里你看。这个文威远脑后有反骨。恐怕我估计这人有可能跟间谍扯上关系。”

“间谍。兄弟。这可能吗。他一个黑社会小老大。怎么会跟间谍扯上关系的。再説他们在飞机上也就抢劫而已。不过抢劫的地diǎn选择在空中。”

“空中。郝哥。咱们换位思考。如果让你去抢劫。你会选择去空中抢劫吗。每个机场都有严密的保安力量。在空中即使抢劫得手。那也无路可逃。谁会笨到空中抢劫。你感觉这个文威远是个那么笨的人吗。”

唐振东这么一説。郝正义深以为然。如果是个一般人。的确沒人会选择在空中犯案。

“那他们会做什么呢。”

“静观其变。”

傍晚。郝正义还是沒让唐振东走。非要留下他在这里吃晚饭。唐振东得了郝正义送给自己那么大的礼。倒是真不好意思立刻就走。因为他能看出郝正义的态度甚是诚恳。

“好。再陪郝哥喝一顿。不过明天我可真得走啊。”

“好。这里就是老弟的家。欢迎常來。”郝正义哈哈一笑。不过他看到唐振东的面色一黯。突然想起刚刚自己的话好像有些歧义。“哈。老弟。我不是那个意思。”

唐振东一摆手。“沒事。我身为风水相师。如果不能料事机先。那还配做老神仙的徒弟吗。”

“呵呵。也是。”

郝正义晚上就把唐振东安排在监狱的值班室。值班室是有好几个卫生间都具备装修豪华的房间的。郝正义平时自己用一个。还有两个空闲。这是给來访的客人准备的。

监狱每年国家都拨款。而且就算不拨款。监狱的这些产业早就让监狱富得流油了。有的是钱。这些钱都是有账目的。如果平时不舍得花。那就是给下一任准备的。就算给下一任准备了。人家也不会説个好。所以。攒钱是罪过。花了得永生。

唐振东摸着装修豪华的卫生间和卧室。感慨这些剥削人、榨取罪犯价值的机构。曾几何时。唐振东也是被榨取价值的一员。不过他幸运的是遇到了自己师父。或许自己以前还不曾感觉。但是经过出狱这两年的历练。他知道了师父教给自己的。那都是经天纬地的绝学。

其实自己真应该感谢这八年的牢狱之灾。如果沒有这八年。自己或许会按照一个正常的轨道完成这一生。高中毕业上大学。大学毕业后找个月薪二三千的工作。然后娶媳妇。买房子肯定要贷款。等还完贷款。孩子也大了。也差不多又该买房子了。

他从來沒想过自己会走风水相术这条路。如果沒有这八年牢狱之灾。恐怕唐振东就算在大街上遇到一个算命的跟自己説他有风水相术的绝学。要收自己为徒。恐怕唐振东会严词拒绝。也许看其面目可憎程度。会扭送他去派出所也説不定。

这八年沒日沒夜的潜心苦修。让唐振东在内功上。相术上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平。风水相术就不用説了。唐振东这八年的精纯内功。让他不论在形意拳还是太极拳的修炼上都事半功倍。

风水相术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加官进爵。家致富的绝世大杀器。

唐振东站了一会桩。正准备上床休息。突然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唐振东打开门。一看门外是一脸着急的郝正义。

“郝哥。怎么。”

“兄弟。大事。大事不好。”郝正义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惊的。説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郝哥。什么事。慢慢説。”

“哦。那个文威远。他。他吞刀片自杀。”郝正义着急的説道。在平时。罪犯吞刀片就是大问題。沒人往上捅还行。一旦有人捅上去。那就是事故。必须要处理到人的那种。入狱检查的时候。可是仔细的连指头缝。肛门都要扒开检查的程度。那这刀片究竟是怎么进入监狱的。

而且更让郝正义害怕的是这个文威远正是唐振东今天刚刚跟自己説的那个危险分子。而且身上还有大案的。他怎么会自杀。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怎么会跟间谍扯上关系的。

郝正义中午和晚上酒喝的不少。他是一沾床就睡了。也不知道迷迷糊糊睡了多久。正起身上厕所的时候。门口有人敲门。跟他报告説:文威远自杀了。

郝正义一开始还沒反应过來。不过这个文威远他确实很有印象。因为下午他跟唐振东好一顿讨论这个人。

“怎么回事。慢慢説。吞刀片。”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刚刚文威远的管教过來跟我説。文威远疼的满地打滚。从上铺滚到了下铺。然后管教去叫來了我们监狱里的大夫。大夫初步诊断説是有可能是急性肠梗阻。然后就紧急送去医院。岂料在医院一拍片説是文威远肚子里有个刀片。他是吞刀片自杀。”

唐振东听完郝正义的话。掐指头一算。“不好。恐怕今天要有大事生。走。咱们去医院。”

唐振东刚刚脱了上衣。准备睡觉。一算完。他根本就來不及穿衣服。就这么光着膀子。抓起车钥匙。拉着同样光膀子的郝正义急匆匆的出了门。跳上车。直奔县人民医院。

唐振东在下山的时候。基本就是把油门踩到底。瞬间度一度达到二百公里。要知道监狱的路虽然是水泥路。但是却不宽。窄路上瞬间把车提到二百码。对乘坐人的惊险更甚于驾驶人。

尽管路虎车是全世界公认的最安全的车之一。但是郝正义仍旧吓的面色苍白。直道。“兄弟。慢diǎn。慢diǎn。”

。。。。。。。。。。。。。。。。。。。。

县人民医院是莱县监狱的定diǎn医院。文威远被送來的时候。是半夜。值班医生沒什么事都可以在这个时候睡一觉的。但是今天却注定他是个不眠之夜。

王生今年四十岁。是莱县人民医院内科的副主任医师。也是莱县内科方面的专家。今晚正好是他值班。

文威远被送來的时候。有护士來敲门。王生赶紧起來。医生这个职业。值班的时候休息都是穿着衣服睡的。以应付突情况。

王生初步看了文威远的情况。马上就亲自带着文威远去光室拍片。其实本來这种事根本不用王生亲自动手。但是这是半夜。光的大夫早就回家了。而值班室有一套各科室的紧急钥匙。以预备突情况。

如果是平常人來。护士肯定就会直接安排那人住下。等天亮上班后再説。但是这文威远是监狱送來的人。谁也不敢不重视。

拍完片后。王生马上现病人肚中有个刀片。他马上就把这情况报告了监狱方面跟着一起來的管教。

管教不敢怠慢。马上就通知了郝正义。如果是犯人身体上的病。像急性肠梗阻这类。管教不会去打扰郝正义的休息。但是吞刀片这是大事。谁也不敢疏忽。

郝正义睡的太死。根本就沒听到响。管教只能把打到值班室。让值班狱警去通知郝正义。

王生在征求了管教的意见后。紧急给文威远做了手术。

文威远的刀片停留在胃中。由于刀片很锋利。胃部已经被多处割伤。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出血。

就在王生在那巨大的无影灯下跟文威远动手术的时候。莱县人民医院门外驶來一辆丰田子弹头。车的最后座上坐着一个带着黑墨镜的中年人。他一挥手。“动手。死啦死啦的干活。”

“嗨。”一个年轻人朝中年人一diǎn头。掏出怀中的枪。检查了下子弹。然后插在后腰。一拉车门。无声的下了车。

♂♂

酒泉中医白癜风医院
银川癫痫病专科医院
小儿流行性感冒如何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