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仙子有毒第章好心收留营养

时间:2021-01-14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仙子有毒 第23章 好心收留

清河镇。

清晨,太阳初升。

星儿跟往常一样醒来,身边空空如也,小狐狸不见了。

心里一惊,星儿跳下床。

狐狸小白正蹲在墙角,抬头望着她。

“小白,我不是做梦吧,,你终于醒了。”

星儿伸出手,摸了摸小狐狸的头。

小狐狸很温顺,用脑袋都积极实施节能减排行动。 日前蹭了蹭星儿的手掌心。

星儿心里高兴,赞叹道:“真是只可爱的小狐狸。”

小狐狸朝星儿望了一眼,又跑到星儿床旁桌子下,用爪子推出一封信。

这封信正是昨晚涂山月留给李氏医馆的那封。

星儿捡起信,打开一看,是涂山神医留下的。

涂山神医的事终于结束,星儿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还好神医爷孙俩没事,只是离开这里,继续游历而已。

“信什么时候在这里的?一定是涂山爷爷把信放在桌上,风又把信吹到角落里。”星儿拍拍小狐狸的脑袋,赞美道,“小白,你不仅长得好看,而且很聪明,比我之前救的那些小动物都聪明。”

院子里的公鸡已经鸣过三遍。

星儿想起,这只小狐狸已经睡了三天三夜,肚子一定饿了。

星儿说:“小白,你在屋里等着,我去厨房拿鸡腿给你吃。”

刚打开房门,狐狸小白就从房间里窜到院子里,很快出了大院门,朝李氏医馆旁的竹林跑去。

“小白,你去哪里?”

星儿一边喊,一边紧跟着小狐狸。

小狐狸在竹林边停下,回头望着星儿。

星儿跟在小狐狸身后,一路跑到竹林旁,在离狐狸小白一丈多远的距离停下。

一人一兽,四目相对。

星儿说:“小白,你是要回自己的家吗?”

小狐狸点点头。

看着小狐狸的动作,星儿心惊。

这小狐狸不但聪明,而且听得懂人话,很快就要修炼成精了吧。

星儿这样想着,小狐狸肯定有自己原来的家,有家人,总不能一直留在李氏医馆。

星儿朝小狐狸挥挥手,告别,“小白快回去吧,去找你的家人,我会想你的。”

小狐狸再次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跑进竹美国对待反垄断的态度也有了变化林深处。

——

两天后。

清晨。

清河镇,李氏医馆。

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晕倒在李氏医馆的大门前。

星儿一大早要出去采药,看到晕倒的白衣男子,忙上前扶起。

男子的脸露出,星儿心里一颤。

眼前的白衣男子跟她在桃源幻境中见到的白衣神仙,长得十分相似,只是眼前人多了两分憔悴。

“公子,醒醒……”

白衣公子被星儿摇醒。

“咳咳……”白衣公子咳嗽连连,好不容易停下,才开口说:“姑娘,这是哪里?”

“清河镇,李氏医馆,你是谁?怎么会晕倒在这里?”

“我叫涂山月,路过此地,身上盘缠用光,又淋了雨……咳咳……”

又一个姓涂山的,最近碰到这个姓氏的人还真多。

眼前这个儒雅公子虽然有些落魄,但模样生的极好,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

有人落难,星儿自然伸出援手。

星儿扶着涂山月回到李氏医馆内。

李老爹和李大娘见女儿又带回一个病人,隔着很远,就问:“这人怎么了?”

“晕倒再我们医馆外,好像是感染了风寒。”

李老爹上前帮忙,跟星儿一起将涂山月扶进药庐内。

药庐内有平时给病人诊治的病床。

涂山月平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咳嗽连连。

李老爹给涂山月诊脉,脉浮紧,舌苔薄而白润。

“是风寒,还有些气血不足,问题不大,养养就好。”

李老爹开了方子,让星儿给涂山月煎药。

涂山月挣扎着坐起身,“我……我没有钱。”

李老爹笑着安慰涂山月,“不要钱,谁还没有遇到困难的时候呢。”

“这怎么好意思,受人恩惠当涌泉相报,等我病好之后,我愿意留在这里,在医馆里帮忙。”涂山月找了个借口想留下。

“年轻人,不用,等你病好了,就回自己家,在外久了,家人也会担心不是。”

涂山月面色凄然,“我已经没有家人,家乡闹洪水,人全没了,我是一个人漂泊在外,身上盘缠也用光了。”

李老爹终于听明白涂山月的意思,眼前的年轻人已经是无处可去。

看着病床上的年轻人,眉眼清秀,是个美男子,再想到自家已经十九岁还没人敢来提亲的女儿,李老爹心里有了打算。

李老爹脸上的笑容更加和蔼,问:“年轻人,之前家住何处?”

“青丘。”

“姓什么?”

“复姓涂山,单名一个月字。”

“生辰?”

“乙亥年,丁亥月,辛酉日,卯时,今年正好十九。”

竟是跟星儿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莫不是天赐的缘分?

“之前可有成亲?”

除了各种浪漫传说

“尚无婚配,也未定亲。”

“可曾读过书?”

“读过几年,未考功名。”

“平时以何为生?”

“平日跟家父行医,略懂医术。”

简化接待不仅节省了金钱 李老爹心里很满意,老天送来的上门女婿,一定要赶快收着。

“涂山月,以后你就留在医馆内。”

“真的?您愿意收留我?”

“你愿意留下么?”

“愿意。”

“好,你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人了。”

星儿端着药进屋,就听见爹爹和涂山月两人说着什么“家人”,涂山月苍白的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

“爹,你们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李老爹拉着女儿到涂山月的身旁,笑道:“以后阿月就是我们的家人,你俩要好好相处。”

“阿月?!”

自己煎了碗药的时间,“涂山月”就变成“阿月”了?!

“阿月跟你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他以后就留在这里生活了,星儿,你陪着阿月,我去把东厢房收拾出来,以后阿月就住那儿。”

星儿心里也很高兴,不仅因为乐于助人,更因为家里多了一员。

星儿把药碗递给涂山月,“能自己喝药吗?”

“可以,谢谢星儿姑娘。”

涂山月接过药碗,一饮而尽,嘴角还残留着几滴药汁残渣。

星儿掏出手帕,递给涂山月。

涂山月微笑着接过手帕,擦去嘴角的药汁。

手帕上留下一团黑褐色的物质。

涂山月没有把手帕还给星儿,而是放入自己袖中,说:“手帕脏了,我洗好之后再还你。”

“不用,这种手帕我有很多,你先留着吧,改天我再给你做几条。”

星儿端着空药碗准备出去,涂山月突然在后面喊,“星儿姑娘,等一下。”

白山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沈阳治疗卵巢炎哪家好
成都医院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