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br那年盛夏

时间:2020-02-24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那年盛夏,热风似浪。千骑兵马卷起层层飞沙,他一身戎装,银枪在地上摩擦出火花。他挑眉一笑。眼角眉梢满是睥睨天下的骄傲。
城上老将军发须斑白,只是盯着城下的他,却并不说话。
“这孩子,终是长大了”。许久,老将军才呢喃出一句。
论理,城下的他当称老将军一声师父。
那是,老将军还不是一朝大将,他也还仅仅是一个年幼的孩子。儿时父母问他将来想做什么,他回答:“我想要给百姓一个安稳的家”。父母点头,存了将他培养成将才的心将他送到老将军那里去学习武艺……如今已过十余载,老将军细细打量城下的他,依旧青涩的面庞,依稀有昔日的模样。
“阿瑾,为师记得当初曾同你说过,我教你武艺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保家卫国,可你如今,是在做什么?”
一时间沉默无语。
良久,他才缓缓说道:“我不过是想给百姓一个安稳的家”。一字一句,清晰入耳。“若您肯降,我断不会为难您。”许久,城上的老将军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他所受的苦?他何尝不知,如今这个国家已是民不聊生?可是他还是不能降。他是一国大将,决不能降。老将军向城下的他挥了挥手,没有再说话。
他心下了然。转瞬,羽箭齐发,密密麻麻落在了城墙之上。
城破,将士亡。
老将军倒在城墙边,他是自尽的。
他笑,这个倔老头,还真是宁死不屈。他笑着笑着,就流了泪。
他记得那年,他背错了兵书,被老将军罚跪在院中的石子路上,膝盖硌得乌青。老将军就板着脸立在一旁,直到他将兵书背的字字不差才许他起身。
他记得那年,他在街市上遇见了窃贼,他的剑出了鞘,伤了人。老将军让他在雨中跪了一夜。他记得师父说过“你的剑,是为了保家卫国,而不是为了伤人。”
他也记得,师父脸上也会有笑容。那年杏花初绽,师父在杏花树下支起了石桌,摆上了棋盘,闲来无事,常与他共博一局棋。
他还记得,那年师父成为朝廷大将,持着一把红缨枪,着一身威武铠甲,长满了茧的双手抚过他的额头,眼角眉梢全是笑意。
那年他送师父出征,如今却是为师父收尸。
何为天意弄人?或许便是如此了。
他学了一身武艺,学了用兵之道,他想保家卫国却始终不被重用。从一个无名小卒一步步成为一军将领,他费了多少力?他不过想守护这个国家,到头来却被人陷害,一步步被逼至绝境,不得不反。
他用从老将军那里学到的,攻破了老将军守的城。
茫茫之路,要走到何时?
天下起了雨,洗去了老将军脸上的血污,仿佛那只是一个沉沉睡去的老者。
他立于城墙之上,面前是万里江山。
而他所拥有的,却只能是无边孤单。
终是不见故人颜。

共 9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惜墨如金,落笔生花。在唯美的文字中凸显悲壮。亲情,恩情,心系天下苍生,矛盾中苦苦挣扎。这就是境界,这就是人性。独具的风格,精巧的构思,生动的故事,传神的描写,推荐阅读。【编辑:至简】【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90516】
1 楼 文友: 2015-09-05 19:16:57 感谢您支持微型小说栏目,问好。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锦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脑血栓服用通心络怎么样
绍兴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