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木纹鹤舞月明第三三二章混元草

时间:2020-09-17 来源网站:天津汽车网

鹤舞月明 第三三二章 混元草

更新时间:2o

第三三二章混元草

借助令狐侠和楚尘夫妇对火鸦群的牵制,凤如山和慕容雪菲顺利升空,剩下的就毫无悬念了。

五人分别占据5个方位,全力配合之下,火鸦群根本没有合击的机会,分开迎敌,小群的低阶火鸦,当然对5人构不成多大的威胁。

击散火鸦群,凤如山对纷纷逃命的火鸦也不追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赶往火鸦王,就是那对三阶火鸦的巢穴,果然在其中现了极品火鸦血石。

每群火鸦之中,都会有一只火鸦王,而火鸦王的产生和更替,并不是和平的交接。新火鸦王的诞生,都是以老火鸦王的生命为代价,而新火鸦王在杀死老火鸦王之后,不仅会占据老火鸦王的巢穴,还会把老火鸦王的精血滴在一块石头上,作为自己的战利品,同时也是自身实力的证明,也可以看成新火鸦王的就位的宣言。

这块石头,就是火鸦血石。

火鸦是群居妖兽,在华夏大6上甚为多有,因此火鸦血石并不罕见,但大多是二阶火鸦王形成的火鸦血石,颜色鲜红。

而眼前的这群火鸦,不知道在这块地方生活了多久,巢穴中的十几块火鸦血石,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只三阶火鸦王的精血,有几块颜色已经紫中透黑,晶莹剔透,一看就是极品。

有了极品的火鸦血石,以慕容雪菲的手段,可以炼制出极品的血神玉,而血神玉炼化之后,能慢慢纯化修士的精血,精血是生命的根本,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血神玉能加厚根基,提升一个修士的潜力,是人人都想要的异宝,能得到一块极品的血神玉,难怪令狐侠要大呼小叫的笑个不停,对慕容雪菲的突然难,丝毫不觉的尴尬。

他既然邀请几人前来,就没打算瞒住众人,慕容雪菲的问题,不过是将他“坦白交代”的时间,提前了几天而已。

“老凤,慕容,老楚,琼仙子,半年前我在好运峡谷之中,偶然见到了一个储物袋,在里面现了这枚玉筒,里面的记载很有意思,你们看看。”

令狐侠摸出一枚样式古朴的玉筒,递给凤如山。

玉筒没什么神奇,但其中记载的内容,却非常令人吃惊,凤如山飞快的看完,将玉筒递给了彭婉琼。

据玉筒记载,在千慕大一个隐蔽的小山谷中,玉筒的主人,现了混元草,并且画有简单的路线图。

“老凤,我沿着玉筒中的路线走了一遍,在离小山谷不远的地方碰到了那对游天雕,前面的路线基本没问题,后面的,我就不知小米科技获得9000万美元融资道了。”

等众人看完玉筒,令狐侠简单的讲了一句,就不再多言。

剩下的也不用他再説。

混元草可以説是华夏大6上所有的金丹修士最梦寐以求的灵药,原因很简单,混元草结出的混元果,能改变修士的体质,调和修士的元气,使修士的元气能被元神更多、更快的吸收。

而且混元果自己没有元气,它调和的是修士自己的元气,吸收自己的的元气,对修士元神的成长当然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元神强大了,对修士的帮助多多,别的好处不説,结婴的可能自然也就越大,单就这一diǎn,就足以令绝大多数金丹疯狂了。

“我的意思是,不管真假,总要去看看。”

见大家都沉默不语,慕容雪菲第一个表明态度。

混元草的珍贵,大家都清楚明白,但混元果效用如此逆天,旁边有强大的妖兽守护,可以説是必然的事情,在千慕大这种诡异之地,其中的危险,也是可以想象的。

话又説回来,如果不是千慕大这种险恶之地,混元草也轮不到他们惦记。

更何况,小山谷中,到底有没有混元草,尚是未知之数,就是有混元草,有没有成熟的混元果,更是十分考验一个人的人品。

混元果固然让人疯狂,但一个真假未定的混元草的消息,则又另当别论了。

没人知道混元草开花结果的规律。

“我和师兄也赞成去看看。”

彭婉琼和楚尘对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

“那就去看看。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先确定没有别人跟在后面。我和师叔诱敌,醉虾、老楚、彭仙子观察后面的动静。”

对凤如山这个提议,自然没有人有异议。

“好,我们趁机把附近的好东西搜刮一遍,慕容,老凤,你们小心diǎn。”

令狐侠的态度,当然不用再説。

……

“大人,嘉甘沟的木炎确实和4个人一起进了好运峡谷,据説他一个朋友在千慕大被妖兽打伤,他们是去报仇。”

途栋坤小心的把一枚紫色的玉筒放在戴夫力的跟前。

“哦,找妖兽报仇,有diǎn意思。栋坤,説説你的看法。”

戴夫力圆脸细眼,相貌平平无奇,脸上总挂着淡淡的微笑,只看外貌,和大街上的中年大叔毫无二致。

“大人,嘉甘沟几名重要人物,木炎是最喜欢单独行动的,他毫不隐瞒自己去千慕大的事,应该是怕了大人的威名,又要面子,找个借口出去躲一躲。”

长平城内务司原来的司长调走之后,一直是途栋坤在负责内务司的事务,对这个新来的司长,他是久闻大名,却没有什么真正的了解,在熟悉戴夫力的行事方式之前,途栋坤説话很是小心。

“怕了?要面子?我看这个木炎,不像一个在乎别人看法的人,他去千慕大,是有别的原因。”

“大人也觉得木炎去了千慕大?”

“他不去千慕大,才是害怕,如果他是胆小怕事之人,就不会经常一个人行动。”

“千慕大。大人,千慕大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要不要通知延平城一声?”

“不用了。千慕大不适合采取行动。木炎去千慕大,估计是现了一张藏宝图之类的东西,随他去吧。我们内务司,最重要的是先把自己分内的事干好。”

内务司分内的事,自然就是收集整理长平城区域的情报,现在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陈仓要塞的攻防,而陈仓要塞攻防的关键,不在于双方战部的碰撞,而是嘉甘沟外购物资渠道的畅通与否。这里面牵涉到大量的黑市交易和利益,一旦掌握了这些情报,戴夫力,也就成了长平城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人物。

“好,我明白了。”

“看来戴夫力是来长平城财来了,嘿嘿,有财大家,想财,简单啊。”

途栋坤又请示了几句工作上的问题,心满意足的躬身而退。

“长平城如此暮气沉沉,也难怪一个小小的陈仓要塞,这么久也攻不下来。希望这个途栋坤知道分寸吧。”

戴夫力冷冷一笑,伸手按下了一个按钮。

无论计划多么精巧,手段多么高妙,暗杀的精髓,説到底,就是四个字:出其不意。戴夫力不认为途栋坤连这一diǎn都不懂。

戴夫力名声在关键词:玛雅战纪外,又是初来乍到,途栋坤如此着急的抛出凤如山这么一个诱饵,对其用心,戴夫力很是警觉。

杀不杀凤如山,对戴夫力关系不大,长平城与嘉甘沟交易中隐藏的巨大利益,他却不能不动心。

戴夫力来长平城,本来就是因为他无意中得罪了一个大人物,不得不来避避风头,能顺手一笔小财也不错。

至于他擅长的刺杀行动,嘉甘沟太不起眼了,根本没有他看得上的目标,万一事有不谐,岂不是阴沟翻船。

戴夫力对刺杀几个金丹,根本没兴趣。

……

“老凤,附近应该没有别人,真有人盯着你和慕容,想瞒过我的春梦了无痕容易,却怎么也躲不过老楚和琼仙子的枯木逢春,啧啧。”

令狐侠夸张的大摇其头。

“好,醉虾,你讲讲游天雕的特diǎn,我们计划一下。”

对凤如山事事谋定而后动的习惯,所有的人都没有感觉。他们在这儿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用来“钓鱼”,鱼没钓着,和周围的妖兽倒是争斗了十几场,场场如此,大家都习惯了。

“老凤,游天雕最大的特diǎn,其实就一个字:快。太快了,……”

游天雕身具游天鲲鹏的血脉,不仅长途飞行的度逸绝伦,更让人头疼的是它们小范围内的辗转腾挪,几乎和传説中元婴修士才能拥有的神通瞬移差不多,以令狐侠的神识,根本无法锁定游天雕的身形,神识都无法锁定,所有的攻击,当然就谈不上什么威胁了。

“……,游天雕的攻击,除了直接扑击,我见识了的有两种,一是幻化出一只只利爪,利爪攻击威力不错,同样的度极快,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硬抗;二是游天雕羽毛的攻击,单根羽毛威力不算大,但护身光罩对羽毛作用不大,只能靠法宝拦截,而且它们羽毛的数量极多,角度更是刁钻无比,一旦它们躲过了盾牌的拦截,打在身上,嗯,有diǎn疼。”

令狐侠装模作样的吸了一口冷气。

“凤如山,醉虾一个人对两只游天雕都能全身而退,我们5个人,硬碰硬的也不怕。”

慕容雪菲是雷灵根,素以身法飘逸,攻击度快著称,听了令狐侠的描述,不禁起了几分见猎心喜的念头。

“好,就按师叔所言,先试试再説。”

凤如山看彭婉琼和令狐侠没有开口的意思,双眼一眯,站起身来。


孩子消化不良怎么办
宝宝如何健脾胃
小孩子脾虚有什么症状